广州运动场馆AED调查

北京时间6月13日,欧洲杯小组赛丹麦与芬兰之战中,丹麦球星埃里克森突然失去意识倒地,52秒,场边医务人员携带AED(自动体外除颤仪)设备抵达,1分36秒,医务人员进行自动除颤,挽救了埃里克森的生命。

足球赛场上此类心跳骤停的意外并不少见,2003年联合会杯半决赛,28岁的喀麦隆中场维维安·福猝死事件一度震惊全球,2015年29岁的青岛海牛队外援戈基奇在某次训练后突然休克猝死。如果时光能够倒流,倘若当时他们身边也有AED,情况会否不同?

医学研究显示,心跳骤停发生后在1分钟内使用AED,患者的存活率高达90%,因此AED这台小小的机器也被称为“急救神器”。在广州的运动场馆里,这个急救神器的普及情况如何,羊城晚报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。

公共场所配备AED的话题,在近几年已备受关注。广州不少运动场馆的配备意识有所提升,但总体而言,普及率依然偏低。羊城晚报记者走访调查了广州多家室内和室外体育运动场所,发现绝大多数场馆并未配备AED,特别是民营的中小场馆。

广东奥体中心是我省重要的大型公共体育场馆。根据广东省体育局的要求,广东奥体中心从2018年起陆续在三大场馆游泳馆、体育场、网球中心配备了AED。奥体网球中心的AED就放在前台非常显眼的位置,摆放在一起的还有急救药箱。广东奥体网球中心主任黄献军告诉记者,中心还专门针对前台工作人员、值班人员以及赛事参与人员,培训AED的使用办法。

在二沙岛体育公园,羊城晚报记者发现,目前公园一共配备了三台AED。一台放在足球场门口,即将落成的党群驿站也矗立了显眼的AED装置外壳。在驿站落成前,机器暂时存在管理处,管理处内另外还配备了一台。公园负责人冯昕告诉记者,这三台AED一台由公园自行购买,两台由万行公益基金会捐赠。即将落成的党群驿站也将以普及全民心肺复苏术为主题,由广东省医疗辅助队进驻,争取每周定期免费对公众进行培训,推广普及全民急救技能。公园现场的保安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定期会进行培训,遇到突发事件,AED的使用流程是了解的。

相比之下,为数众多的民营体育场馆中,配备AED还属罕见。拾号体育是位于海珠区的一家较为知名的社会球场运营平台,目前在海珠区有三个足球场馆。场馆一位管理人员告诉记者,其中一个场馆(杨青店)配备有AED。据该管理人员表示,每次场馆承接赛事时都会与赛事组织方沟通,要求配备专业的医疗人员在现场,并携带AED设备,他们也会把AED调到比赛场馆,作为备用。埃里克森事件发生后,他们在考虑是否让每个场馆都配有一台AED。

位于燕子岗体育场的广州铭途足球俱乐部今年也购置了一台AED,放在俱乐部的康复室内,商家赠送培训课程,俱乐部每周组织教练员和工作人员进行急救培训,确保每个人都会实操。俱乐部副总经理黄晓丹告诉羊城晚报记者,俱乐部主要进行足球培训工作,面对的是青少年。虽然购置一台AED要花费三万多元,但是值得。“这也是给家长一个信心,给他们也给我们多一重保障,规避一些意外风险。”不过黄晓丹也表示,像他们一样配置AED的俱乐部和球场其实并不多。

记者走访了几家民营场馆,包括室内羽毛球馆以及室外网球场等,场馆运营人员普遍不愿多谈AED,甚至有的场馆方连AED是什么也不清楚。

常在广东奥体中心网球中心打球的刘先生是大学教师,他曾在新加坡居住过一段时间,据他介绍,新加坡居民区的每栋住宅几乎都有配备AED,因此他对于AED的作用和使用相当了解。“有的时候体力消耗过度,供氧不足,出现心跳骤停的情况,如果能用AED及时施救,就可能把生命挽救回来,所以我觉得非常有必要配备。”刘老师还建议,如果体育场馆有配备生命保障设施的话,可以在市民订场的时候予以提醒,“我会更倾向于选择这样的场馆”。

在科新路一家羽毛球馆打球的中学老师翔哥也是场馆配AED的坚定支持者:“我在很多场馆打过球,目前来讲很多球馆都没有配备(AED),运动人员出现心跳骤停猝死,现场事例我都见过。”翔哥补充说,“有配备肯定是好,多了一层防护和保障,同时还要教会人们如何使用。”

松风是一名跑步教练,创立了一个跑步俱乐部,店址在天河体育中心。他告诉记者,天河体育中心目前只有游泳馆配备了一台AED,他个人认为不足够。“心跳骤停的黄金救援时间是四分钟内,如果有人在500米外出现心跳骤停情况,普通人跑过去大概需要3分钟,更何况拿着机器跑,从这个角度计算,天河体育中心一圈900米,至少需要配置3-4台AED才比较合理,建议设在体育场出口的明显位置上。”松风今年计划找一家赞助单位给自己的俱乐部资助一台AED,“我是跑步教练,我觉得有义务和责任给大家普及科学、健康运动的基本知识,也是给大家提供一些保障。”

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,如今有运动习惯的市民对AED的认知度正在大幅提升。他们知道AED是什么,但往往对于自己身处的场馆有无AED并不太清楚。在二沙岛体育公园运动的王先生告诉记者,可以通过手机软件查询广州市范围内AED的配置地点。记者在微信小程序救命地图里搜索,以体育西路为坐标五公里范围内,显示有四十多台AED,但大部分集中在商场、写字楼和诊所内,一些体育场馆内的AED并未显示,比如天河体育中心游泳馆的那台便没有显示在地图上。以奥体为坐标,奥体配置的三台AED也未显示。

李辉是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急诊科、重症医学科主任,他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在院外非创伤性的心跳骤停里,除颤是唯一可以终止室颤的方式,除颤救治占了院外非创伤性心跳骤停救治的70%以上。医院使用的除颤仪操作流程比较繁琐,但AED是比较简单的“傻瓜机”,操作只有开机、接电极以及分析、按除颤按钮三个步骤,是很适合非专业人员使用的一款仪器,适宜在社会普及。

平日也喜欢运动的李辉表示,据他平日观察,一些运动场所,比如羽毛球馆等,基本上没有这样的配置,即使有也没有明显的标志,一旦出现突发情况,不一定能在第一时间找到。另外,虽然是“傻瓜机”,日常的基础培训也必不可少。“据我所知红十字会有在做这方面的工作,我们业内的专业人士也在不断呼吁做此类培训。但总体而言,广州还没有形成一个系统、完备的课程去推广,没有达到全民普及的程度。”

体育公园负责人冯昕则告诉记者,体育场馆AED的配置问题,一是资源二是意识。如今配置一台AED看品牌,价格在一万多到三万多元不等,一旦使用过一次,就要更换一次电极片,电极片的成本在800元到1000元,用过的电极片还可以当日程培训教具使用,另外四五年更换一次电池。“这个成本跟挽救一条人命相比,太值了!”

为何民营场馆普遍不愿配备AED?有相关器材从业人员告诉记者,价格只是其中一个因素,但并非决定性因素,最重要的是国内这方面的理念、意识不强,宣传普及不够,还有一个就是责任界定的问题。“因为没有相关法规要求,如果不配的话,在发生事故时反而没有责任;但如果配了之后不会用或者用错了,反而会有可能承担责任,这也是场馆方的担忧所在”。而在国外,因为有相关法律法规要求,AED的配备非常普遍,甚至有的发达国家做到了像灭火器一样的社区标配。

广州市人大代表雷建威一直关注公共场所AED配置问题。去年广州市两会期间,他提交了《关于提高广州市公共场所AED设施的配置密度,大力推进心肺复苏急救知识普及的建议》,今年两会,他旧事重提。

“我是广东志愿者联合会副会长,做了十几年的志愿工作,心脏复苏术是我们联合会重点工作之一,所以我对这个领域很关注。”雷建威对羊城晚报记者说,“今年市卫健委给我的答复是,拟将AED设施配置列入广州市2022年民生实事遴选事项。”

据了解,广州市卫健委已经制定了《广州市推进公共场所自动体外除颤仪配置三年行动计划》,计划在“十四五”期间,以政府主导、多渠道筹措资金、部门(企业)负责、有序推进的方式,全市实现配备AED设备4500台(即每10万人口配备30台AED),力争到2025年,全面覆盖全市标志通枢纽及景区、大型运动场所、街道办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人流密集场所。

经过一年多的努力,对于目前AED普及取得的进展,雷建威还是感到了一丝欣慰,但他也指出,相对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等地,广州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够。“作为超大型城市,这是必备的城市设施,体现了对生命的尊重,也体现了城市管理水平。”